地矿测绘人:矢志不渝忠诚奉献

文章来源: 点击次数: 内容分类:地矿公司

图片关键词

    5月14日下午,记者跟随测绘工程部外出作业,体验外业测绘工作场景。

    下午2:00,办公楼前准时出发,驱车1个多小时到达济宁三号煤矿183上01工作面地表,对洸府河河堤实施沉降观测。洸府河一侧是宽阔的马路,另一侧是杂草丛生的荒坡河堤。

    因为前期工作已经做足,监测桩早已埋好,到达目的地后就立即进入实测工作。

     晴空万里,烈日当头,宽阔的马路格外的刺眼,测绘员扛起水准仪走在热气蒸腾的马路上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    十几分钟过去后,技术员刘斌已是满头大汗,他不停的用手甩着额头、眼角流下的汗水。

     在河堤上,他们就是在这种鲜花丛里工作的,是不是很羡慕呀?可是你知道吗?它有一个辣眼睛的名字——牛不吃草。为啥呢?且看下图:

     这才是牛不吃草的真面目——全身长满了刺。你还羡慕吗?

      真是蚊虫飞舞、鲜花带刺呀!河边的蚊子又黑又大又狠,到了夏天他们身上就会满是被蚊子亲过留下的疙瘩,严重时还会发生溃烂。现在正是“牛不吃草”的生长旺季,在这种花草之间穿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一不小心就会刺到皮肤里,刺细小难以拔出。测绘员说再过一段时间等花草老了,这刺就更硬了。

     三个多小时,他们一刻也没有休息,直到下午6:20收工,共完成监测桩126个,读数504次,计算数据756个,必须做到准确无误,一站一清。实测直线距离6公里,但实际上测绘人员跑的路远远超过了这个数,有时要在两个测点之间来回跑,在河堤上施测时,每一个测站都要来回上下河堤最少一次。

     朱琳是测绘工程部经理、党支部书记,工作中他还是技术员、测绘员、记录员、驾驶员,所有跟测绘有关的工作没有他不能干的。打道回府,他就是司机。

    伴着夕阳回到驻地已是傍晚7点半了,他们在门口的小饭店匆匆吃了晚饭,又回办公室加班处理数据。

    用测绘人的话说,这是测绘的黄金季节,比起冬天的冷冻风雪,夏天的桑拿模式,这是最幸福的一天,无风无雨。

    这就是测绘人最平常的生活。